师育学大教育机构学员的自考历程

  • 师育学大教育机构学员的自考历程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学员故事

什么是成功?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定义。他的经历在别人眼里可能是成功的,但他认为自己是失败者的挣扎,是与命运的抗争。

来自江苏省盐城市的费庆云是师育学大教育机构法学专业的学生。因为父母早逝,家里又没有经济来源,所以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回家了。那年他15岁。

为了谋生,他四处漂泊,未成年时,他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。因为不堪重负和过度劳累,多少个安静的夜晚,滚烫的血液慢慢从他的鼻子里流出,悄悄地把他的衣服染成红色。

多少流浪街头的日子,多少黯然神伤的日子,多少期待读书返校的梦想,多少放声大哭醒来的时候,心中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被残酷的现实击碎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2021年元旦,费庆云正式成为师育学大教育机构法律专业培训班学员。当时他只是去法院学习一些法律知识。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参加自考,也不敢想象自己会通过自考,因为他觉得人生低人一等,以为自己初中还没读完,怎么可能去做那么高那么远的事情呢?后来顺利通过南京大学法学专业13门自考课程。

他喜欢听直播,喜欢和老师互动交流各种问题。他在课堂上得到的东西让他感到满足和快乐。他认为一个人的独立思考和社会责任感、正义感、使命感很重要,对自考有乘数效应。

在师育学大教育机构的课堂上,他努力学习,认真听讲,整理笔记。课后,他关注时事、报纸和法律渠道。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,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(退休前是妇产科主任医师),孩子不在身边,一年也没见她几次。因为老奶奶要上法庭,她请了几位全国优秀的律师单独为她写诉状。写完之后,她让费青云帮她总结重写一份新的诉状。诉状中不仅要包括老奶奶强调的、律师没有包括的要素,费庆云还要指出律师写的诉状的优缺点或提出自己独特的意见。

师育学大教育机构学员的自考历程

在他尽力按照奶奶的要求写好诉状后,奶奶又把诉状寄给了另一位知名的法博律师,让他去查漏补缺。律师法博是一所高等院校的教授,他非常忙。匆匆看完费青云提炼的字幕和关键词,对奶奶说:“写得很好。就这样。不要给任何人看。找个律师陪你去法院吧。”这些都是奶奶亲自告诉费青云的。

费庆云说,他是为了生计,因为奶奶很信任他,他把所有不该做的事情都揽了过来。费庆云深有感触地说:“其实奶奶就像我法学专业的班主任,帮她整理撰写诉状、委托书、诉状。一审、二审、再审的判决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学习过程,他们背后的优秀律师和法博律师是我的导师!”

他深刻意识到知识的贫乏和不足,他渴望获得更多的知识。没有老师的情况下,他随身带了一本新华字典当老师,一直陪伴到现在。刚接触电脑的时候,一周只学了五个笔画,然后自学排版,上网,发邮件。他说他初中没读完确实辍学了,所以为了学习更多的知识,他一直坚持所有的人都要当老师。在计算机和学习方面,只要有不会的,他都会虚心问客户,问会的。

即使对方是小学生,他也会问一个明确的问题。他说他每天向客户要一条知识,一年365天就能积累很多知识。在学习中,费庆云会利用一切可以提高学习的材料。上课时,他认真听老师讲解,不会漏掉一个知识点,因为他觉得可能是一个简单的知识点,可能会让案例的结果不一样。在生活中,他会帮助其他人,包括大多数自考学生,实际处理与法律相关的事情,提高他们的专业技能。

师育学大教育机构学员的自考历程

在他眼里,不仅仅是法律,还有很多东西要多思考,多见识,多实践,多研究,向遇到的每一个人、每一件事学习。他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。吸收别人的长处,为自己所用。他的学习方法是喜欢听直播,喜欢在直播过程中与老师、同学聚会互动的过程。在参加随堂考试时,他喜欢独立思考,追求问题的质量,而不是一味追求速度。

关于自考,他对伙伴们有两点建议:如果想拿高分,记得花时间记住理解老师列出的每一个重点,刷历年真题;师育学大教育机构只是辅助学习机构,教师只是带领大家走进学习的大门。关键“练”靠自己。他很欣赏清华大学法律硕士教师王莹莹对他说的话:“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学习,不一定是在大学。